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 >> 文学原创 >> 正文
站内搜索
今天是 欢迎访问中国教育网新版
白狐
来源:     作者:烟誓     2007-11-15 10:24:00
 
我生在江南水乡,文人骚客把这里形容的异常美丽,可到了冬日里,整日细雨蒙蒙,那些被他们赞美的小桥流水,亭台楼阁一切都变的那么朦朦胧胧,完全没有了文人骚客口里的诗情画意。雪是我从老人家口里听说的,她们说北方和我们这里不一样,一到了冬天那里就会下雪,整个世界都变成白色的。我问她们雪是什么样子的?老人家说雪就象白色的花瓣。末了,它还加了一句:“其实这也是我听说的,我也没亲眼见过。”

    我经历了长眠,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白色的花瓣正飘飘洒洒的落下来,我以为那就是雪,任由它们落在我的身上,兴奋的跳来跳去……雪停了,我失望的看着天空,希望还能在看到那些白色的花瓣,只可惜我等了2天也没等到,那一年我100岁,还是个孩子。我说什么她们都不会相信,所以,我没告诉她们我见过了雪,而且我自私的希望这个秘密只有我知道。

    我是一只狐狸,老人家都说我是一个命苦的孩子,因为白狐的命运总是那么凄凉,而不巧我就是一只全身雪白,干净的没有一点杂色的狐狸。因为她们心疼我的命运,所以格外的保护我,从来不让我单独出去。老人家总是说让我好好修炼,等到千年之后修炼成人就能摆脱白狐的宿命了,那时的我总是似懂非懂的点头,可老人家不知道的是白狐就是白狐,即便修炼成人也摆脱不了白狐的宿命。

    我就这样过着我简单的日子,每天修炼,一转眼我已经900岁了,那些曾经的老人家早已经投胎转世去了,而我只要在等100年也就可以和她们一样,重新开始人的生活。如果我没有遇到他,或者说他没有救过我,那以后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也许我会被猎人抓住,也许我依旧过着我简单的生活,修炼成人后找一个相爱的人,成亲生子,终老一生……

    那依旧是一个冬天,天空依旧飘着蒙蒙细雨,我刚完成一天的修炼,准备回家,在路上不小心被猎人发现,我知道自己如果被猎人捉到那就一定是死路一条,因为白狐的皮毛是最珍贵的,而我的皮毛又是白狐里最漂亮的,所以我拼命的想摆脱猎人,我专挑难走的小路,可猎人还是穷追不舍,我因为刚修炼完而元气大伤,眼看猎人离我越来越近,我开始害怕,那是一种对死亡的恐惧。就在这个时候,我看见前面一个书生模样的人,我想都没想就直接跳进他的怀里,他被这突如其来的东西吓了一跳,连伞都丢了。我用恳求的眼神看着他,希望他能帮助我。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又抬头看了看猎人,随即他把我塞进他的衣怀里。我眼前一片漆黑,只能听到猎人询问他有没有看见一直白狐?他说没有。可猎人还不死心,脚步声依旧在周围响着,我躲在他的怀里瑟瑟的发抖,生怕一个不小心露出尾巴,那一切都前功尽弃。他似乎察觉到我的不安,用手隔着衣服轻轻的抚摸我,不知为何,他的轻抚让我那不安的心情渐渐安定下来,我觉得自己没那么害怕了。终于,猎人在叹气声中越走越远,一直到我听不到他们的脚步声,我开始不安的扭动着身子想要出来,可那只原本轻抚我的手却用力的把我按住,虽然不痛但至少使我不能动弹,他想要干什么?不会和那群猎人一样想要我的皮毛吧?我不愿意相信他是那样的人,我在他的怀里待了半个时辰,终于,他解开了衣襟,我跳了出来。

    我环顾四周,一个陌生的房间,很简陋,简陋到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桌上的书很多,但都很整齐的放着,床上的被褥也叠的整整齐齐的。我想这应该是他的家,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我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他好象看的出我的疑惑,说:“小家伙,刚才我不知道那群猎人是不是真的走了?我怕贸贸然放你出来你又会被他们捉住,所以开始我才一直按住你的身子,你到好,还把我身上抓破了皮。我怕那么猎人起疑,而且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在什么地方生活,就把你带到我这里来了。”他说完之后,解开衣服,我看见了我的杰作,几道抓痕,不是很深,但也渗出了血,我很自责,他拍了拍我的头,说:“别那么难过,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没事的,放心吧!”他话音刚落,忽然笑了,自言自语道:“我和一只狐狸说这么干什么?他又听不懂,罢了罢了。”我想告诉他我能听的懂,可当我发出狐狸的叫声时我才醒悟,我在怎么说在他的耳里不过是狐狸的叫唤声罢了。他没有在理会我,拿起了一本书,细细的看了起来。

    东风夜放花千树。

    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萧声动,玉壶光转,

    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

    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

    灯火阑珊处。

    他念的什么我根本不知道,可我却觉得是那么的好听,是诗做的好?我想应该是他吟的好吧!我就在他的身旁一直静静的待着,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他寻火折子的时候看见我还在这里,些许诧异,“怎么还在这里?我还以为你会自己离开呢?天都黑了,赶紧回家吧!他打开门,我有点不舍的往门外走去,回头看他时,他竟然又捧起了书看了起来,对于我的离开,他没有一丝留恋。对!我是狐狸,我只是一只狐狸而已,有什么好留恋的呢?我强迫自己也不带一丝留恋的离开。

    回到洞穴里,我怎么也平静不下来,竟然不自觉的念出他吟的诗,“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是啊!他在灯火阑珊处,现在的我离他还太遥远,等我修炼成人,就可以和他在一起了。可是,那还要等100年,100之后,他已经重新投胎转世了,他还会是他吗?

    我决定为他做点什么,帮他采了一些可以让抓伤快点愈合的草药,希望这个草药可以让我和他在有所交集,我不希望他忘了我。这个夜晚我觉得好漫长,我看着月亮,快月圆了,到了月圆的夜晚我可以变成人,但只能维持几个时辰,如果我以人的姿态去面对他,他会记得我吗?

    天刚蒙蒙亮,我迫不及待的赶往他的住处,离他的住处越近我觉得自己越害怕,我怕他会忘记我。我在他的门外张望了好久,窗台上没有他读书的影子,屋里也没有一点灯光,他不在家,我有点失望,但失望之余又松了口气,我转身准备离去,就看见他在不远的地方。

    一袭白色的长衫,白的那么干净,和我皮毛的颜色一样,我看的有点痴,连他走近都不知道。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被他抱在怀里,那种温暖的感觉让我想赖在他的怀里永远不离开。他进屋后,放开了我,“小家伙,怎么又来了?不是要你回家了吗?”

    听他这么说,知道他没忘记我,那种兴奋开心的感觉充斥了全身,我放下嘴里叼着的草药,他拿起来闻了闻,“这些是能让伤口快速愈合的草药,你叼来给我干什么呢?”

    我想告诉是让他用在被我抓伤的地方的,可是我在怎么说他也听不懂,我索性跳到他怀里,拨开他的衣服,他终于明白我的意思,“原来你一直惦记着被你抓伤的地方啊?我那里没什么大碍了,你这些草药我是用不着了。”

    我仔细看了看他的胸口,被我抓伤的地方已经结疤了,过些日子应该就会好,不过肯定会有疤痕,三道长长的疤痕正好在左边胸口,离心脏那么近的地方,他应该不会忘记我了吧!

    他没有赶我离去的意思,我就安静的待在他身边,我想我也许真的爱上了他!爱一个人就是这个滋味吗?我听老人家说过爱情这个词,可谁都没有尝试过,原来爱情的滋味是那么的甜美,那为什么老人家总是说爱情是个蛊,尝不得,就象毒药一样,会致命的。我想不了那么多,也不愿意去想那么多,只要现在我能看着他就好。我越来越期待月圆夜晚的到来,因为那个晚上我感觉我离他就不在那么遥远了。

    现在的我除了修炼之外,每天都在他的身边,他也越来越习惯我的存在,吃东西的时候会喂我吃一点,有时候心情好的时候还会带着我去集市逛逛,在别人的口中,我得知他叫韩明宇,大家都习惯叫他韩秀才,他平时靠帮人写字,做诗来赚点银两好维持生计,十年寒窗只为一朝高中,可惜去年中了秀才之后就在也没什么高中的音训,满腹经纶的他不愿意就这样下去,今年继续上京赶考,希望这次能一举高中。

    时间一如既往的过去,月圆之夜终于到来了,这个我期盼了很久的日子的终于来了,月亮的光芒散发到及至的时候,我身上出现了变化,疼痛是唯一的感觉,我忍不住叫了出来,从我嘴里发出的不在狐狸的叫声,我变成了人的摸样。

    借着月光,我在河水里看见了自己变成人后的容颜。全身赤裸,长长的头发象瀑布般的随意洒在我白皙的背上,如凝脂一般的皮肤让我爱不释手,新月似的长眉下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挺直又有点微翘的鼻子,小巧的唇不用胭脂就红的娇艳欲滴。我试着扭动身体,一切都是那么自如,我尽情的跳着,释放着自己喜悦的心情。

    说实话,我不知道自己的容貌到底有多美,我只知道我以这个姿态在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傻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打破了僵局,“小女子初到此处,人生路不熟,想在这里借宿一宿,不知能否行个方便?”和他在一起待了一段时间,不觉我说话也变的文绉绉的了。

    “当然可以,只是寒舍简陋,怕委屈了姑娘。”我的言辞让他误以为我是哪家的千金小姐了。

    我可不想浪费了这么宝贵的时间,“不妨,不妨,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就行。”

    我被他请进了屋里,这个我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地方,他为我把床铺整理好,“姑娘就请将就着歇息歇息吧!”

    “我占了你的床铺,那公子你怎么办?”

    “无妨,我在这里坐着歇息就行。姑娘不必为我操心。”说完他就背对我看起书来。

    我有点迟疑的看着他,难道他不被我的美貌所打动?或者是我还不够美?“请问公子怎么称呼?”

    “小姓韩,名明宇,不知在下可有幸得知姑娘芳名?”

    “白灵。”

    这个老实的秀才听我说完名字之后就不在说话了,我看着他的背影,如果这个夜晚就这么浪费过去那实在不值得,“公子,你说我长的美吗?”

    我明显感到他的背影轻颤了一下,我来到他的身后,用手抚摩着他的背,用脸蹭着他的脸,“我到底美不美?”他颤抖着身体,本能的点点头,我慢慢从他的脖子吻上去,嘴巴,鼻子,眼睛,眉毛,每个地方我都没放过,狐狸也许天生就是会勾引人的,怪不的人们把那些会勾引人的女人叫做“狐狸精”,这一切我做的十分自如,可怜这个老实的秀才,动都不敢动,到最后还把眼睛闭上了。

    我轻咬住他的耳垂,“公子,为什么不看我?难道我还不够美吗?”他的手被我抓着,在我身上游走,从脸到脖子,从脖子到胸前,从胸前到腰,这个坐怀不乱的书生终于受不了了,推开了我。

    离他不到一臂的距离,我开始解开了自己的衣裳,那丝滑的衣服从我的身上一件一件的落下,我如凝脂一般的皮肤,纤细的腰身,赤裸的呈现在他的面前,在多的圣贤书也不管用了,在多的道德伦理都甩到一边了,他被我的美貌征服了。

    躺在他的怀里,那么的温暖,看着他熟睡的样子,我实在不忍心就这样离开他,但月亮已经渐渐消逝了,在不离开我狐狸的样子又会出现在他面前,最后吻了吻他,我转身离开了,什么都没留下,不知道这个傻书生会不会把这一切当成是一场梦?

    我还没走到洞穴,那倾国倾城的容貌就消失了,我又变回了狐狸的模样,我庆幸没在他面前改变,他只要记得那个美丽的我就好。

    再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竟然没有读书,只是站在窗前发呆,我知道他一定在想昨天晚上那个美貌的女子哪里去了?我就在他面前啊,可是他却不知道是我。

    我低声的叫唤着,他终于注意到我了,俯下身抱起我,眼神变的比以前温柔了,“你这一身的皮毛一定是狐狸里最美丽的吧?她也是那么美丽,美丽的不象人间的女子,如果不是醒来时屋子里还残留着她身上的香气,我一定会以为昨晚只是我的一个梦而已。”

    我想告诉他那不是梦,我就在他怀里,可我说不出来,我依偎在他的怀里,感觉着他的温暖,期盼着下一次月圆之夜的见面,只可惜事情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还没到下一次的见面,他就离开了我。

    这个书生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实现了,今年的科举考试中他终于一举得魁,高中状元,接到圣旨召他进京的时候,这个傻书生只知道跪在地上不停的说着“谢主龙恩”,我为他高兴,可同时也很难过,因为他不能在见到那个倾国倾城的我了。

    原本以为他还会在回到这个地方,因为他的一切东西都没带走,他握过的书,他穿的衣服,…… 当月亮在一次圆起来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回来,我把他穿过的衣服穿在身上,在他的房间跳起舞来,舞步显得那么的孤单,我努力的扭动着身体,不顾自己一脸的汗水,终于我累了,躺在我和他一起睡过的床上,拥着他的衣服,感觉一切都和那晚一样,我在他的味道中入眠。

    当从别人口中得知他不会在回来的时候我的心脏莫名其妙的痛了起来,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让我喘不过气来,我要去找他,这是心里唯一的念头,对!去找他,可是我又迟疑了,找到他之后又能怎么样呢?告诉他我就是他救过的那只白狐,我想他一定会吓傻的。他不能等我100年,既然这样,我应该彻底的忘记他,继续我的修炼,100年很快就会过去,到时候我会遇到另外的男人,和他厮守终身。

    月亮圆了三次,我在他的房间跳舞跳了三次,忘记原来是那么的困难,我想把他彻底从我的脑海里驱除,可是他念书的样子,他笑的样子,他吻我的样子,他睡觉的样子,一切的一切都那么的清晰,就象烙印烙上去的,怎么都挥之不去。终于,我放弃了要忘记他的决定;终于,我说服了自己;终于,我决定去找他!哪怕什么都不说,只是远远的望着他,我都会心满意足。

    京城,四处张灯结彩,洋溢着喜庆的气氛,我被这样的气氛感染,心情也跟着好起来。我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希望能在街上的某一处见到他,扑进他的怀里,感受他胸膛带给我的温暖,忽然我听旁边的人说话。

    “今年的状元爷真是命好,中了状元不说,还被公主看中成了驸马爷,这下子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了。”

    “对啊,你们知道不知道?现在的驸马爷今年是第二次科举考试才中的,要是去年让他中了说不定还当不了驸马呢?”

    她们的话让我越听越害怕,他们口中的驸马是他吗?她们说的情况太相似了,我不敢在听下去,怪不得每处都挂着大红的灯笼,怪不得每处都那么喜气洋洋,皇帝的女儿要出嫁了,当今的状元爷要做驸马爷了,这个国家的子民都在为这个盛大的喜事庆祝,可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看到这些红色的灯笼,看到这些红色的丝带,我恨不得把它们全部扯下来,那些红色实在太耀眼,我狼狈的逃离了这片红色的海洋。

    我很着急,我太想见到他了,我想证实到底别人说的是不是真的,他是不是真的要和皇帝的女儿成亲了?他真的这么快就忘记我了吗?忘记了那个晚上?忘记了我们之间的一切?忽然我的心剧烈的疼痛起来,从来没有这么疼过,就象要碎掉一样,这种痛让我晕厥了过去。

    睁开眼睛,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很大的床上,四周的雕花刻的十分细致,我正准备细细的看上面的花纹时,一个男人走到的我的床前,我摒住呼吸,闭上了眼睛,我感觉有一双手在抚摩我,那个味道我在熟悉不过了,是他,真的是他吗?我急忙睁开了眼睛,果然,那是他,他终于出现在我的眼前了。

    他过的不好,因为他的脸上写满了愁容,以前的日子虽然清贫,但我从来没见过他这样,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愁成了这样?我也跟着他愁起来,之前的怨,之前的恨,在见到他之后全部烟消云散。

    “你是不是生病了?竟然昏到在街边,幸好我路过看到了你,不然被别人瞧见,你的小命就难保了。”他一边温柔的抚摩着我,一边温柔的和我说话。

    我跳进他的怀里,他的胸膛依旧那么温暖,他看见我这样的举动,笑了起来,“小家伙,想我了吧?那天真的走的太突然了,你一定在我那里等了好久吧!对不起,我后来想去找你,可是因为我要和公主成亲了,根本腾不出时间,就一直耽误了。”

    听到他这样说,我猛的抬起头,原来这是真的,他真的要和公主成亲了,我眼里的泪水毫无预兆的流了出来了,只可惜他根本没注意,他深深的的叹了口气,陷入了沉思中。他在想什么?为什么他不快乐?

    这些日子,我一直在他身边,我见到了要和他结婚的公主,她身子骨很虚弱,看了就让人有一种想保护她的冲动,公主很喜欢我,没事就喜欢把我抱在怀里,我不讨厌这个女人,相反我觉得我也很喜欢她,可是,一想到她就要和我最爱的人成亲,我就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终于,我又等到了月圆之夜,不过我没有一丝的欣喜,因为明天他就要和公主成亲了,整个京城所有的人都在为这个盛大的婚礼庆祝,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我知道他也不高兴,我不高兴是因为他要成亲了,那他不高兴是为了什么呢?

    我来到他的房间,他一个人站在窗台前看着书,没有一点新郎倌的喜气,“公子。”我轻声的唤了他一声。

    他回过头,见到我的时候他的表情是惊喜的,随之又黯淡下去,他摇摇头,“我一定是太想她了,这个时候她怎么会出现呢。”说完又转过身去。

    “公子,真的是我,我是白灵,你不记得了吗?”我知道他在想着我,我说话的声音有点颤抖。

    他听到我这么说之后,跑到我面前,抓住我的肩膀,“真的是你吗?真的是你吗?你可知道我想你想的有多苦,我都以为那天晚上只是我的一场梦而已。”

    我扑进他的怀里,“那天是因为寻我的人来了,我不得不走,可是当我在回去找你的时候你就已经不在了,我在你的屋子里待了快一个月还不见你回来,后来听别人说你中了状元,我才到这里来寻你了。”我编了谎话来欺骗他。

    “我明天就要和公主成亲了。”他半天才吐出这句话。

    “我知道,我进京城的时候就听说了。公子,说实话,你喜欢白灵吗?”我含着泪问他

    “我当然喜欢你,和公主成亲根本不是我的意思,都是皇上的旨意,我不得不从啊!”他深深的叹了口气。

    我看着他,“白灵知道公子的苦衷,我也不会为难公子,今夜来这里只是为了想见见公子,想亲口听你说你喜欢我,如今听到了,白灵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我知道他什么都做不了,他不会为了我不和公主成亲,那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我不能让他为了我犯下这样的错误,“公子,就让我最后为你在跳一次舞吧!以后可能都没机会在看见白灵为你跳舞了。”

    他点点头,我在他的房间跳起舞来,舞步还是那么孤单,只是孤单中还带着诀别的味道,和他相识的种种都在我的脑海里盘旋,我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终于他抱住了我,我和他一起滚落到床上,我摸着床上的鸳鸯锦被,明天公主就会和他一起睡在这个床上;明天我就会彻底离开他的生活;明天我会回到我原来的地方继续修炼;看着眼前的他,觉得明天的一切都那么遥远……

    从那个贴了“喜”字的床上下来,看着他睡的那么沉,我划破我的手,让我的鲜血滴在他的胸前,这样下辈子我就能找到他了。最后一次亲了他,我逼自己转身离开了。

    之后他的一切我都是从别人口中得知的,听说他和公主成亲之后日子过的很幸福,公主生了一个儿子被立为了太子,我曾偷偷的在他的府外看到过他,他和公主一起,脸上已经没有了那时的悲哀,他脸上的幸福让我觉得晕眩,我想他应该已经把我忘记了吧!时间真的是一味好药,能让人忘记伤痛,只要他的过的幸福就好,下辈子我们还会遇见,我和他一定也能这么幸福的。

    100年的时间对我来说很短暂,短暂到都不能让我忘记他,短暂到连和他初次见面时他穿的衣裳我都记得。人原来不是那么好当的,真的要付出代价的,那种疼痛和以前的疼痛根本不能相提并论,我都以为自己要死了,经历了涅磐的痛苦之后,我重生为人。

    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个世上,以前还是狐狸的时候可以吃饱,可现在成了人了却每天饿着肚子,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怎么谋生,终于我饿倒在怡红院的门外,可能是因为我的长相,怡红院的妈妈竟然破天荒的让我给了我吃的,还把我收留在怡红院里,以我这样的相貌当然很快就成了怡红院里最红的姑娘,每天在我身边打转的男人太多太多,他们为了博我一笑不惜一掷千金,为了能在我的床上过夜不惜付出任何代价……我每天看着这些男人为我做出的这些举动我丝毫没有感动,因为我知道我重生为人的目的,只是为了等他,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我依旧每天只接待1个客人,任他们为我打的头破血流我丝毫不在意,我每天都在寻找,想看看那些上了我的床的男人胸前有没有我的那滴血,可每次那些男人露出胸膛的时候都会让我失望,接待完那些男人我不禁笑自己很傻,“象他那样的男子怎么会和在怡红院里出现呢?”

    等待是最漫长的,同时也是一种煎熬,每天过着这样纸醉金迷的日子,我怕自己会等不下去了,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出现?或者说他真的出现在我面前我该怎么和他说?怎么才能让他记起我们之间的一切?我现在只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子,他会看不起现在的我吗?第一次我有了这样的念头,我想我是不是应该脱离这里,开始新的生活。

    自从到了怡红院,我每天都在我的闺阁里,别说是怡红院的大门,就连我闺阁的门我都鲜少迈出,即使我现在是人的形态,外面的世界对我来说和我是狐狸时没什么区别,依旧是那么陌生,如果真的离开怡红院我应该怎么生活,我又会象以前那样饿着肚子,我不要在过那样的日子,他应该不会看不起我,因为我是为了他在这样的,我想他应该能理解我的。

    怡红院是一个供男人消遣的地方,鲜少会有女人来,即使有女人来了,也一定是来对自家的男人叫嚣撒野的,我看多了这样的场面,因为那些女人通常都是冲着我来的。我觉得这些女人很愚蠢,管不住自己的男人还要把罪过全部怪罪到我的身上来,看她们在我面前歇斯底里的叫嚣,我就觉得可笑。

    “就是你这个女人害的我家相公要休了我,今天我和你拼了。”

    我看着眼前这个女人,长的还算标致,但在我面前她就自惭行愧了,“你相公要来我这里是他的自由,你管不住他还来怪罪我,有这样的道理吗?在说了,象他这样见异思迁的男人不要你了你应该高兴才是,要是我相公这样见异思迁,我早就不要他了。”

    那女人听到我这番话,要冲上来,幸亏被下人拦住了,可她嘴里还在不停的骂着,“你这个狐狸精,就会勾引男人,你还有道理了?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我走到她面前,给了她一个耳光,我害怕别人说我是狐狸精,哪怕这是个事实,我仍然不愿意听到。她被我打了一个耳光,象疯了一样,我一点都不担心她会伤害到我,因为有手下那些人,他们就是负责保护我的安全的。他们在拉扯中,我看到那个女人的前胸,我吓的跌坐地上,因为我在她的胸前看到那个红的象血一样的印记,我知道那是我的血。

    我的脑子忽然很乱,怎么眼前这个女人胸前会有我的血?韩公子呢?我仔细盯着这个女人看了好久,在她的脸上我依稀找到韩公子影子,我明白了,彻底的明白了,原来韩公子转世投胎变成了女人,和我一样的女人。我大笑了起来,世事无常,我原以为自己计划的都很完美,可还是斗不过天意,逃不了命运。

    我把他们全部赶了出去,把屋子里能摔的东西全部摔碎了,发泄了一番之后,我在碎片上跳起舞来,第一次为他跳舞时的欣喜,第二次为他跳舞时的心痛,最后一次为他跳舞时的绝望……我不管我脚上传来的疼痛,因为那种疼痛根本不能和我心里的疼痛相比,我绝望又用力的跳着,不知过了多久,我觉得自己累了倦了,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在一次张开眼睛的时候,我发觉自己不在怡红院里,不在我平常睡的那张床上,我被人绑在了高高的柱子上,下面还放着柴火,一个道士模样的人在我面前跳来跳去,嘴里不知道在念叨什么,我看见了她,转世之后的韩公子。

    “我就说你怎么能迷倒这么多男人呢?原来你真的是个狐狸精啊!今天我请了道士来收服你,你的死期到了。”她带着报复的笑容。

    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她不记得她自己的前世,她不记得她前世曾看过我跳舞,不记得前世曾吻过我,不记得她前世曾和我许过的愿,孟婆的汤让他忘了前世的所有,现在的她对我只有仇恨,她恨我抢了她的相公,她要至我于死地。

    我想和她说,我想告诉她我和她前世所发生的一切,可是我还没机会开口,就听见那个道士说:“你这个妖孽,可不能怪我下手狠毒了,要怪就怪你自己,如果你成人之后好好的做人我何苦为难你,不过这一切也都是天意,100年前你从你遇到那个人开始就是你浩劫的开始,为了让你瞑目我来告诉你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吧!我旁边的这个女人1000年前是天上的掌管情花的宫女,只因为不小心把情花的花瓣掉落在人间,被贬下凡间,而花瓣恰巧全部落在你的身上,那些可都是情花的花瓣,这才注定了你和他之间的一场浩劫……”

    我冷笑起来,原来那时的雪竟然是情花的花瓣,竟然是我这么多年后的劫,这一切原来都是上天安排好的,我还以为我能在等他100年,我还以为我能和他幸福的生活,我做的一切在上天看来不过是在看一场戏,我在怎么努力都不能逃脱白狐悲惨的命运,我这样无力的挣扎换来的只是更深的伤害。

    柴火被点了起来,我没有挣扎,终于我在烟雾里看到了他,看到他在对我微笑。
■相关链接  
站内资讯搜索:  
酷 图 文 学 音 乐 校 星
热点专题
·以传教的热情和坚忍动力发…
·“世界华人艺术大会” 第十…
·国家教育事业十三五规划解…
·教育时评:“老师不敢批评…
·我国首个教育脱贫五年规划…
·评论:教育改革不能总被芜…
·湖北文理学院理工学院招聘…
·中国教育在东西文化激荡中…
·未来5年,广州各区中小学的…
·教育部连续12年开通高校学…
学子前程
热门推荐
    中国教育家协会 教协会员理事 香港监制
京ICP证000045号-81 地址:香港铜锣湾轩尼诗道488号轩尼诗大厦10M(永久地址)
(勿写人名和挂号,也勿快递,平信即可以免延误)
中国香港特区政府注册登记号:18159887-030-01-02-5
业务及合作热线:010-64803658 客服电话:010-64803353
信息发布:bj64803658@126.com欢迎合作